【眾志成城 戰勝疫情】抗疫路上的“隱形戰士”

來源:2020年02月14日字體:

 

抗疫路上的“隱形戰士”

——記市疾控中心病毒實驗室檢驗師

嘉峪關日報記者 李巍 通訊員 劉麗

一條長長的走廊,一扇厚重的門。門外是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全力阻擊,門內是與疑似新冠病毒的“親密接觸”。

這里是我市疾控中心病毒實驗室。堅守在這里的是鞏芳芳、田甜甜和聶萍3位檢驗師。

與戰斗在人們視線中的醫護人員一樣,她們同樣穿著密不透風的厚重“鎧甲”。所不同的是,她們每天以數不清的瓶瓶罐罐為武器,與“病毒”戰斗在人們“看不見的戰場”,且沒有晝夜。

“我是共產黨員!”

鞏芳芳,一位90后媽媽,女兒剛滿3周歲。疫情發生后,她主動請戰到阻擊疫情“最前線”——“病毒核酸檢測”崗位。

 2月3日,持續奮戰數日的鞏芳芳換下浸滿汗水的防護服,準備稍稍打個盹兒,卻因為一個電話癱坐在地——父親因肝硬化胃出血而入院搶救。

面對采訪,鞏芳芳艱難地“吞”下抑制不住的淚水:“我是共產黨員,我不能難過,我要更堅強,我相信我的同仁們一定能治好父親的病,還有母親和哥哥照顧父親?,F在是全市人民都需要我的時候,我這點犧牲算什么,我一定要守好崗位,我的家人一定會支持我?!?/p>

一棟樓的“兩地分居”

田甜甜和丈夫都在疾控中心工作。雖然身處同一棟辦公樓,但夫妻倆卻已是連續十多天的“兩地分居”。能夠短暫“約會”的機會,也只是屈指可數的十幾分鐘工作餐時間。

于是,手機留言,便成為夫妻二人“互表思念”的唯一方式,“疫情信息”和“注意防護、把飯吃上”就是全部的“甜言蜜語”。

“為了節省防護裝備和減少污染,我們一旦穿上防護服最起碼就是8個小時,實驗不結束,就不會脫的,所以我們盡可能少吃少喝,少上廁所”,田甜甜笑著說,“這一點,我老公比我還明白,好幾天見不著面,正好也是對他感情的‘考驗’”。

“救人的英雄媽媽!”

 一份樣本的檢測,從接收、整理、信息核對、體系配制、核酸提取、熒光定量PCR檢測、結果分析到最后出具檢驗報告,平均需要8—10個小時,一點差錯都不能出。完成全部試驗后,還要對實驗室徹底消毒,每一步都需要仔細再仔細。

防護服不透氣、散熱差,防護口罩佩戴時間長了會缺氧,護目鏡會起霧看不清……普通人穿半個小時就會渾身難受,甚至“抓狂”。

 作為檢驗師,卻要穿著這些裝備連續工作8小時以上。長時間、高強度、大壓力的工作對她們的體力和精力都是巨大的考驗。

“沒辦法,這些客觀條件我們必須克服,因為樣品送來不分白天黑夜,我們早一分鐘完成檢測,就能早一分鐘確定疑似病例的后續治療,就能盡最大可能減少疫情的進一步擴散,所以必須第一時間開展檢測,就像軍人上戰場,既是使命,也是榮譽”,聶萍說,“每到筋疲力盡的時候,我總會想起孩子對我說的話‘媽媽是救人的英雄!’,我就又有勁兒了,只要疫情能盡快控制,讓大家都平安健康,我們所有的付出就值了”。

    這便是我市疾控中心病毒實驗室的3位“隱形戰士”。她們以“小家”的“舍棄”,承擔著全市抗“疫”最前線的戰斗,為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阻擊戰默默付出


 

作者:李巍 責任編輯:陳楠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新疆11选5开奖